高剂量维生素D能有效提高母猪性能

刚出壳时,雏鸡不能有效地消化饲料。此外,肉鸡生产过程中饲料中的非淀粉多糖(NSP)组合和水平不断变化。因此,调整饲料中添加的酶制剂就成为了必需。

在雏鸡生命初期为其发育不全的肠道系统提供适当的营养是家禽营养学家面临的挑战。在出壳后,幼雏从高品质的饲料中获取能量、氨基酸和其他营养素,但其生理上受到获取的这些营养素水平的限制(Batal和Parsons,2002)。

NSP因阻碍营养物质和影响消化性而导致消化过程更加复杂。这对幼龄雏鸡的影响更大,因为NSP所带来的影响在幼年雏鸡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

尽管如此,消化率不佳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肠道不成熟或NSP的存在。劣质原料、疾病状况、过量的淀粉等因素都会增加饲料成本。

当然,早期生长对于后续表现和产肉量至关重要(Ross,2009)。卫星细胞—非常依赖早期营养—为成鸡的肌肉发育奠定了基础(Halevy等,2003)。

在生命的最初几天里,细胞的形成迅速而短暂。这一阶段的营养如果未达最佳标准, 可能会影响寿命并限制产肉量(Noy和Sklan,1999;Halevy等,2001)。

底物可及性

碳水化合物酶、蛋白酶和植酸酶可能可以解决一些消化性问题并且改善底物利用率(Adeola和Cowieson,2011)。许多营养学家会使用复合酶,但通常并不确定适当的组合方式,以及在使用最低成本配方软件时如何才能最合理地利用它们的营养附加值。

针对NSP的碳水化合物酶的重要性体现在它们对于代谢能(ME)的贡献,因为代谢能是饲料成本主要驱动因素。

木聚糖酶和葡聚糖酶对于小麦和大麦型日粮中与可溶性NSP相关的垫料潮湿、糊状粪便以及其他生产问题具有明显的作用。然而,碳水化合物酶在玉米/豆粕型日粮中作用表现远远没有在小麦和大麦型日粮中表现得那么明显(Cowieson,2010;Slominski,2011)。玉米的NSP含量与小麦相当,不过营养低效并不明确,因为玉米对于动物生长的约束不那么明显。

碳水化合物酶的有效性受到NSP可及性或酶与NSP物理接触的极大影响。Ouhida等人(2001)以及其他人报告称,相对于完整的豆粕细胞壁,依次分离的细胞壁碎片中的酶促NSP降解发生显著增加。

早先评论报道(Feedstuffs,1月27日),任何谷物中的NSP都是由重叠并交织在一起的不同化学结构和化学键所组成的复杂合成物。细胞壁基质的绝对密度会阻碍酶向内核的渗透;因此,应当采用多种酶的系统降解策略。具单一酶活的纯克隆酶可能无法有效降解豆粕或谷物中的NSP,另外,NSP组分的暴露有利于降解(Huisman等,1999)。

广泛的酶选择

研磨、调质、造粒以及肌胃的作用都可使NSP更多的暴露出来,被酶降解。NSP的可溶性、侧链的存在以及来自不同原料的各类NSP纤维的复杂性使得复合酶的选择至关重要。

在使用木聚糖酶或葡聚糖酶或者蛋白酶、淀粉酶和木聚糖酶组合的家禽试验中,Slominski(2011)指出,饲喂玉米/豆粕日粮的肉鸡对于酶制剂的反应不足,这表明我们需要提供一组更加多样化的NSP酶。

当母猪和后备母猪在其生命周期中生产出更多健康的仔猪时,猪便被认为更具投资价值。近年来,市场上可用的添加剂的数量不断增加;因此,养猪户有越来越多的营养选项可以选择,使其能够通过充分利用动物的遗传潜力,最大限度地提升动物的生产能力和盈利能力。

维生素D3是一种越来越受关注的添加剂。虽然这种添加剂常用于支持骨骼强度和骨骼健康。但最新研究表明,增强维生素D3营养也能积极影响母猪的性能和寿命。例如,增加维生素D3水平有助于延长使用年限,一些研究还表明,最佳营养的母猪可有效提高窝重及活仔数。因此,养猪户开始认识到维生素D3是一种更广泛的解决方案,可确保种母猪充分实现自己的潜力并增加经济回报。

衡量猪的盈利能力

先前的研究表明,出生体重轻的仔猪表现出较差的生长性能、较低的生产能力和较高的断奶前死亡率,这是猪生产中利润损失的一个主要原因;而出生体重较重的仔猪则更有可能获得较好的性能和较低的死亡率。因此,为了获得更高的盈利能力,养猪户必须通过增加群养母猪的胎次,从而提高生命周期中生产更多的仔猪,同时确保母猪生产出更大窝的健康仔猪,并使其具有较重的出生体重和断奶体重。

然而,为了实现最优遗传潜力并生产尽可能健康的仔猪,母猪需要更多更优质的营养,其中就包括维生素D3添加剂。饲料中直接添加维生素D3(一种非生物活性维生素)带来了多种挑战。它只有被代谢成生物活形形式,才能在体内具备活性并产生预期的效果。然而,在许多高产母猪中,维生素D3并不总是完全转化成其生物活性形式,动物可获得的有效维生素的数量降低,减少骨矿化程度、从而导致胎儿肌肉发育较少和出生时肌肉收缩减少的腿部问题。养猪户会面临较低的生产性能和降低的盈利能力。

由于这些缺点的存在,养猪户现在正把目光转向罗维素®HyžD®(或25-OH-D3)—维生素D3的生物活性代谢物希望获得更多的维生素营养、更健康的仔猪和更好的经济回报。

提高维生素D3的有效性

为了增加易于被猪吸收利用的维生素的数量,养猪户可以向母猪饲料中添加活性形式的维生素D3,从而提高维生素的利用效果。SEGES(丹麦猪研究中心)最近在规模为650头母猪/年的商用畜群中进行了一项研究,目的在于比较每千克妊娠期母猪饲料添加标准水平的800 IU维生素D3与50mg/kg的罗维素®HyžD®(相当于2,000 IU的维生素D3),是否会改善断奶窝重。该项研究对猪盈利能力的其他关键指标(包括日增重和死亡率)也进行了评估,用以评定添加罗维素®HyžD®的母猪所生养的断奶仔猪是否产生积极的影响。

图1:对照组和HyD®组断奶时的窝重。幼龄母猪中显示的最大增幅(1-2产次)

研究发现,罗维素®HyžD®对幼龄母猪的影响最大。此外,研究还表明,饲喂HyžD®实验组的窝重增加明显,饲喂HyžD®的母猪体重为19.8kg,而对照组中母猪的体重为18.8kg。由于窝增重被用作母猪产奶量的指标,所以这就表明HyžD®组提高了产奶效率。除窝重之外,HyžD® 还对断奶体重具有积极影响。数据表明,HYD处理组的仔猪断奶体重为3.6kg(图1)。

由于断奶体重更重,所以结果表明HyžD®对于繁殖效率有着积极的影响,可以帮助母猪更快产仔,而且生产的仔猪更加健康、性能更高且寿命更长。HyžD®组断奶仔猪的数量更多这一结果便证实了这一点。

优化维生素D3状态

SEGES研究清楚地表明,优化的维生素D营养可以通过HyžD®来实现;当维生素水平得到最大化时,猪的繁殖能力和性能都会有所改进,有助于提高农场的盈利  能力。

结果表明,在提高维生素水平方面,HyžD®比维生素D3有效得多。例如,对于整个繁殖周期内饲喂HyžD®的母猪,其血浆中的25-OH-D3水平翻了一番(表1)。表2进一步表明,与补充常规维生素D3的母猪相比,饲喂两周生物活性HyžD®的母猪在产仔时血液中的25-OH-D3浓度高出2.3倍。对于饲喂HyžD®七周的母猪,母猪血液中25-OH-D3的浓度为46.7ng/ml,比对照组中的母猪高出3.2倍。

表1:哺乳期间进行处理对25-OH-D3血液含量的影响
表2:处理期对25-OH-D3血浆含量的影响

另一项研究以90日龄的初产母猪为对象,显示了类似的结果,表明与使用商业维生素D3相比,向头胎母猪妊娠期饲料中添加HyžD®时,维生素D3状态会有所改善。此外,研究人员还注意到猪胎的肌纤维总数有所增加(上升9.3%),这是健康、强壮仔猪的有力指标。

最后,SEGES论文证实,在后备母猪被饲喂HyžD®的情况下,产仔数更多且更重。而且, HyžD®对猪的拥有多种其他基本功能的积极影响,其中包括繁殖、肌肉发育以及免疫应答调节 , 从而提升性能和整体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

结论

很明显,维生素D3在母猪性能、可持续性和盈利能力以及仔猪健康和生长方面起着关键作用。然而,最新研究有力支持了如下观点:为母猪饲喂HyžD®(最具生物利用价值的维生素D的形式)而非直接使用维生素D3时,可以创造显著的经济价值,原因在于HyžD®能改善维生素D的状态。这是因为HyžD®可确保更有效、更快速地吸收必需的代谢物25-OH-D3,从而获得更强壮的骨骼,更健康、更多产的动物,继而得到更健康的仔猪 - 提高盈利能力的关键。

发布时间:

2018年9月5日

发布时间

14 March 2019

标签

分享

分享

You are being redirected.

We detected that you are visitng this page from United States. Therefore we are redirecting you to the localized version.

This site uses cookies to store information on your computer.

了解更多